-- 鳳臺縣政府網 --  
  手機版  新聞熱線:0554-8685532 / 0554-8886401
今天是:
舉報電話:0554-8685532
網站首頁 鳳臺新聞 州來時評 社會民生 時尚休閑 信息廣場 淮河文化 醫療保健 消費指南
超市·旅游 專題·觀點 · 服務·關注 歷史·人文 就醫健康 汽車房產 美容娛樂 商場導購 《鳳凰臺》電子報
首 頁 > 淮河文化


詩人都藏不住自己

——讀高登緒組詩《影子》
【字體: 】【2020/1/16】 【作者/來源 褚燕】 【關 閉
來源:鳳凰臺  http://epaper.routeryun.com/Article/index/aid/3132434.html

蘇金文

人可以隱藏某一個秘密,甚至會把它帶向另一個世界,可是詩人做不到。他們自覺或不自覺地就會把心底最悲或最喜的東西透露出去,他們慣常的做法,就是詩。高登緒也不例外。說實話,我也有好幾年不讀詩了,2014年時,一首爆紅網絡也爆紅作者的詩,叫《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我不知道內容,僅僅標題就顛覆了許多人的詩歌夢想,神圣的雪山迅速崩塌,美麗的花園頃刻凋零。原先篤定的理想真的不堪一擊。我開始相信湯養宗的話:詩歌早已破裂。他說這話時,還是以欣賞的眼光來看待這樣的破裂的,曾經貌似完整的東西其實沒那么可靠,詩歌早已破裂,在舊花園的上空又被一輩人懸空締造了新的花園。隨之花落蒂熟即落地及物,舊的園地將被覆蓋。盡管舊土之下,仍有盤根錯節的東西虛植在舊的泥層,但這并不妨礙我們,我們繼續墾造眼中嶄新的界面。

直到登緒給我一組詩歌時,我才恍然醒悟,原來是自己錯了,繼續堅守詩歌樂土對抗現實社會壓抑的詩人依然還在,登緒就是其中的一個。我為此欣賞而激動。我們都知道,在相當漫長的中國古代社會,詩人們一直處在社會文化的中心,如果將詩經、楚辭、唐詩、宋詞從文化中剝離出去,那么幾千年的中華文明肯定蒼白很多。作為詩的王國,詩歌一直滋潤著民族的精神和靈魂,可是,令人尷尬的是,詩人們越來越被擠到社會的邊緣,成為一個不被社會關注的自我封閉,自我肯定,自我滿足,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的群體。登緒的詩讓我徹底擺脫了這些印象。這些年,他安安靜靜地做事,安安靜靜地寫詩,在澄明的世界里,和天地對話,和歷史對話,和鄉村對話,當然也和自己對話。

該組詩歌有一番異常別致而穿透心靈的景觀,安靜的語言氣息與心靈秘語。令獨特的“影子”從心靈里溢出又輕輕散去,讓人不寒而栗。我們一生都與影子形影不離,誰又感覺了它的存在呢。登緒感覺到了,而且是如此深刻:

“既然影子不是一個人的靈魂/脫離肉體/一定是內心的悲傷/被光掏出來/扔到地上/甩在墻上”。

詩人的存在首先是心靈的存在,只有心靈保持著一種晝夜盛開的姿勢,我們才能聽到萬事萬物的聲音,才能聽到內心的聲音。

“影子之所以黑/一定是一個人不宜面世的隱秘太多/它從一個人的體內艱難地游離出來”。

這種表達簡直是一個人對世界的坦白,真誠到一種投案自首的程度。所以我一直說,當我們能夠真誠傾聽的時候,就已經具備了詩人應有的特質。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的人永遠不要讀詩,也不要嘗試寫詩,即使寫出來也只是面具而已。

“很多時候/不愿提起它/總覺得它藏匿了我許多優秀的部分/比如我的高鼻梁/炯炯目光/我討厭它/不分場合/甚至午時/光天化日下揭我的短/把我原本矮小的身材/縮了又縮/偶爾在高處的清晨或黃昏/又被夸張得讓人疑竇重生!

讀了幾遍登緒的詩《影子》,我很糾結,又有些膽怯,甚至不敢出門。我怕去太陽底下,影子被拉長或縮短。長了,我會懷疑自己,短了,我又會輕視自己;我也不想去月亮下面,我怕望月的姿勢,會被印在地上,畫在墻上,我不能留下癡呆的樣子。我更想“躲進黑夜甚至比黑夜更黑的夢里”,即使“輕而易舉地把它扔出去,每次它都悄無聲息地找回來”,真的想和登緒說一聲,這樣的詩別再給我讀了,我被嚇著了。

除了組詩《影子》,我面前還有詩人寫的十幾首其他題材的詩,可以說每一首都很精彩。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每天只要扔下工作,似乎一下子就能走進萬千物象,并在其中款款落座,品茗,神思。然后,詩便如翠竹一樣,一節一節涌出。比如,在《面對故鄉的無言》里,他這樣寫道:“草木葳蕤/緊摟著房舍/幾處墻白/探出臉來/它要在走近的人群中/挑出血親。條條水泥路,把相鄰的村莊/鏈在一起,像要圍堵/時常出走的青壯年,借以/拴住流失的/鄉情和親情”。

盡管他說,數十年了,故鄉的容顏在記憶之外退卻,可他對正在變化著甚至正逐漸消失的中國村莊懷有如此深刻的記憶和留戀。蚊子“叮咬故鄉的初更”,都讓他無法忘卻。詩人總是忘不了世間的一切,拋不開悲天憫人的情懷,正因為如此,五千年中華民族的情感基因才如此豐富和細膩。

還有一組《靜心池》,給我的印象也很深,詩人因迷戀靜心池的山路清幽,水聲潺潺的安寧,結果“尋不見/還俗的出口”。別的不說,僅這兩句足夠靜心的了。

因為心靜,才有詩,因為心靜,才有詩人。


附高登緒部分作品:

影子

   本文字數:936

1

既然影子不是一個人的靈魂

脫離肉體

一定是內心悲傷,被光掏了出來

扔到地上,甩在墻上

任憑風吹雨打

都擺脫不了它抑郁的黑

 

形影不離,但又無法獨立

歪歪斜斜,一副猥瑣的樣子

總也無法理直氣壯地表達

一個人活生生的全部

 

影子之所以黑

一定是一個人不宜面世的隱秘太多

它從一個人的體內艱難地游離出來

已經耗盡它的全部的陽

只留下陰的部分

以備居心叵測的人

避實擊虛

借以佐證含沙射影

 

很多時候,不愿提到他

總覺他藏匿了我許多優秀的部分

比如,我的高鼻梁

炯炯目光

我討厭他不分場合,甚至在午時

光天化日之下揭我的短

比如把我原本矮小的身材

縮了又縮

偶在高處的清晨或黃昏

又被夸張得讓人疑竇重生

 

很多次,我躲進黑夜

以及比黑夜更暗的夢中

讓他難以覓尋

很多次,像吐煙圈一樣

輕而易舉地把他扔出去

每次他都悄無聲息地找回來

現在,我已儲備

休去前妻一樣的絕決心理

休掉她,只是

只是,我還沒有

足夠的黑暗可以使用

面對故鄉的無言

1

樹木葳蕤

緊摟著房舍,幾處墻白

探出臉來

它要在走近的人群中

挑出血親

 

條條水泥路,把相鄰的村莊

鏈接一起,像要圍堵

時常出走的青壯年,借以

拴住流失的

鄉情與親情

 

宅、院親密,已被

街道劃裂

隱蔽的下水道,排走的

不全是廢去的污濁

燃氣斷送炊煙之后

家,已無力舉起

召喚的手臂,兒時的親情

只能在遠方之外

無助的飄

 

圍困鄉村的,除了

秧田起伏不止的蛙鳴

還有濃濃的夜色,以及

蚊子,這鄉村暗藏的刀

啪的一掌打下去,呈現的

是血跡斑斑的當下

復活的是漣漣記憶

大哥早已在牛棚里燃著盤型蚊香

而長長的牛尾,依然

不停地左右摔打,這小小的精靈啊

一如我亢奮也趕不走的鄉愁

叮咬著故鄉的初更

 

讓螢火遁去的軌跡去勾勒

鄉村夜晚的靜美

犬吠幾聲,如同水漂

將夜的水面擊出串串漣漪

爾后,愈合得更加寧靜而深沉

燈火明滅不止

為鏤空的村莊再現些許的生機

數十年了,故鄉的容顏

在記憶之外退卻

許多熟悉而又陌生的往事

讓人患得患失

無眠虛懸

伴著夜色中的鄉村

像久別兒女,守在

母親床前,靜聽那

溫暖而又平靜的鼻息

靜心池

1

善慶禪院到靜心池

山路彎彎翠竹掩

用不了多久就可抵達

逆向、倒行

整整一個下午

山路清幽水聲潺潺

在此區間,茂竹成墻

尋不見

還俗出口

 

斷了,也是碑石

直挺挺躺在善慶禪院遺址

戰火里,碑文中規中矩

和平年代也是

一塊石碑,禪院里默立百年

成了俗家弟子

戰爭斷去的聲帶,丟進澗溪

在這深山之中,也會誦出

淙淙之聲,令

“聽者無厭”



 

  【收藏】  【打印
《鳳凰臺》電子報    
電子報2012-4-25
公益
便民信息    
天氣路況火車
電視賽事股市
彩票運勢基金
鳳臺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咨詢投訴
版權所有:鳳臺新聞網 主辦:中共鳳臺縣委宣傳部 承辦:鳳臺縣融媒體中心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淮南市淫穢色情及低俗信息舉報電話:0554-6646500

皖公網安備 34042102000108號

  皖ICP備06002640號 | 皖政新辦備06012號 | 技術支持:安徽龍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二八连码三中二猜数字